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江钨艺苑

一番话的影响(散文)

发布时间:2014-09-10 来源: 作者:仲秋

 

不知有谁统计过,一个常人一辈子要说多少句话。人都愿意在话语中展现、抒发和传扬着自己的光荣和梦想,当然也包括会掩饰着自己的失败和眼泪,以此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或者什么也不留下。

随着霜鬓渐染,我常常会反思自己说过的话,包括年轻气盛的话,中年沧桑的话,对长辈对朋友对亲人对同事以及对陌生人说的话;包括酒后真言和醉后狂言。有时会无限感慨,有时也会惊出一身冷汗,甚至抚心自问,难道这是自己说过的话?辗转反侧,鲜有开怀,而多有自责。

语言是思想和情感的载体。大多的话是应景的和随意的,属于那种过后不思量的话。但每一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在人生的道路上,总有那么一番、二番话,你作为听者,对你是很重要的;你作为言者,对你重视的人是很重要的——但也许你根本不知道。

小时候——也就是十岁左右吧,一个下弦月之夜,我跟随一个在外参加工作回老家休假的堂兄追着小道消息去远村看电影,跑了半天路发现是一场空,然后沮丧着回家。清凉的月光撒着,照着一对大小爷们。长我有十多岁的堂兄对我谈未来,尽管他的文化不高——至今也是很普通的人,但他一番话却让我终身受益。他说——大意如此,尽管眼下老师们不想教书,学生们不想读书,但你不要学周围的那些野孩子,还是要好好读书;学生不读书,长大了干什么呢,长大了难道还要再回学校来读书?从此,在一片纷乱之中,我把读书(也就是学习)作为了自己不变的人生方向。学习是人生之根,学的越扎实,人生就越壮丽。

有一回,一群同学在玩一个有点危险的小实验,就是检验人体对超过36伏但超得不多的电的敏感。谁也不愿带头试,我也不敢,但我却鼓动我的一个要好的同学说,“不怕,你试试。”他很平静的回了我一句,“你不怕,你怎么不试试!”这一句话,让我至今想来羞愧不已,也让我彻底否定了思想深处的自私——也许在客观上至今还有不少自私的残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做一个真诚的人,一个诚实的人,一个比较透明的人,“阳光、坦诚、简单”,由己推人,爱屋及乌。

又一次聚会,遇到几个久违的朋友,其中有当年年少时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小朋友(当然现在也是小十多岁)。他们说,当年你说的一句话,至今我们都没忘记。我问是什么话,他们当席复述。我听着听着,脸逐渐犯红。过去的这些话,肯定是流经道德血液的话,我记不起了。朋友们能记起,并且对他们的进步与发展起了一点点作用,这让我很欣慰。但另一方面,我也想,肯定自己也说过一些“愤青式”的话,说过甚至是有些反动的话,说过误人子弟的话,说过伤害人的话。为尊者讳、为朋友讳,他们没说,没点破。所以,说话要注意,尤其是对重视你的、关心你的、敬佩你的、爱你的人,对与你一起奋斗的人,要格外注意。这样谨慎,并非要大家在朋友之间玩虚伪,而是像家宝总理所提倡的“用心说话”。用心说话,即使说错了,也错不到哪里去,至少不会伤害无辜。

人到中年,肩上担子重了,要说的话也跟着分量重了。我一个非常敬佩的伯父,新中国第一代生产大队的支部书记,一个辖地万亩、人口近万、战天斗地的一把手(那是真“土豪”啊),他把我看做是他的事业的传人。但是我执意要跳出农门,根本没有听他的话。后来,改革开放潮起潮落,伯父的年龄和思维都有点不适应了。我作为子辈和八十年代新一辈,出去工作后也很少回到他的身边。那一年,我离开病中的他回单位(后面痛悔,那是最后的见面),他问,“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说,过年就回来。后面,老家的人说,伯父从此就端个小凳子,经常在村庄的路口守望,对着熟人和路人,带着期待带着自豪,“我家的儿子,他答应了我过年会回来,我来接他。”但当我再一次回到他的身边,已经是阴阳相隔了,唯有坟前一岁一枯荣的小草认真地在听你无言的诉说。

话是什么?无论随心所欲、脱口而出,还是深思熟虑、掷地有声,只要你是一个认真的人,那都是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都是千年绵延不绝的血脉流动。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水雉

下一步:青海湖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