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江钨艺苑

难忘九冶的那帮技校生兄弟(散文)

发布时间:2017-05-19 来源: 作者:王冠东

离开“九冶”好几年了。虽说现在在大都市工作,但那帮曾经朝夕相处的技校生兄弟们却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

九冶”是九江有色金属冶炼有限公司的简称。九冶在公司制改造前叫九江有色金属冶炼厂,因为发展所需,去年又改称九江有色金属冶炼股份有限公司。九冶地处赣北,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当时有一群江钨技工学校毕业,整班分配到厂赣南矿山子弟,前后有近300人之多。人们习惯称他们为“技校生”。

在这些技校生刚进厂时,与他们年龄相差不大的我为他们上过基本国情和基本形势教育课,平时遇见,他们都尊称我为“老师”。但在与他们共处20来年的时光中,我始终认为他们是我的兄弟。我与这些技校生兄弟既是同事,又是球友和邻居,平时像兄弟一相相处。我们一起在一起在生产线摸爬滚打,一起在运动场上流汗,一起在工余饭后家长里短,友情颇深。我一直非常喜欢身边这群淳朴能干的技校生,特别欣赏他们身上独有的“蓝领品质”:踏实沉稳、敬业好学、低调谦逊、积极向上,等等。

他们从大山里走来,身上有一种天然的沉稳、乐观、谦和之气,待人真诚热情。一旦串门,他们总是想办法将你挽留下来,拿出从老家带来的花样繁多的赣南特产,味重而奇辣,让人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客家人独特的“热辣”情感。幽默风趣是他们的普遍特点,下班路上,常听他们用赣南方言彼此招呼、调侃,总让人忍俊不禁。他们从不做鸡鸣狗盗、撒蛮斗狠之事,遇到“城里人”的刁难和无理,多是隐忍为上,不以为忤,常作一笑了之。

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加剧的“孔雀东南飞”浪潮中,工厂各类人员大量外流,但绝大多数技校生选择了默默坚守,为工厂渡过难关并再获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耐得住寂寞,扛得住苦累,再困难的日子也没有看过他们做崩溃状、现颓废态。在工厂曾经历过的七年困难时期,不少人唉声叹气,怨天尤人,而技校生却与以往一样可以把日子过的秩序井然。他们持家有方,宿舍前,小路边,一块块小地方、不起眼的小角落,都能被他们侍弄得菜绿瓜肥,丰盈诱人。就连一段芋头杆,他们竟也能入菜,并可变出几个花样且味道独特而爽口。

他们之中藏龙卧虎,人才济济,不少人貌不惊人却多才多艺。我的一位技校生邻居,一手变体书法和篆刻绝活,让人不禁感概“粗人也能干细活”。因为年轻人多,工厂的体育运动非常热闹,而技校生一般都是统治球场的主力、业余文化活动的台柱。我曾经参加过技校生组织的一台晚会,吉他、手风琴、扬琴;流行、美声、朗诵,节目的水准让我大开眼界。特别是一曲《黄河女儿》的歌舞,荡气回肠,入景入情,20多年过去,到现在我还留有极为深刻的印象。

作为员工,技校生素质好,工作上手快,车间主任都喜欢用这些技校生。除工作态度认真外,最为关键的是他们遇事肯琢磨,对工艺操作要领不但“知其然”,而且能“知其所以然”,是各岗位、生产线名符其实的“蓝领专家”,遇到问题敢于处理,也能够处理好。他们当班,工作质量有保障,工作过程让人放心。三、五年以后,生产班组的班组长、工段长基本都由技校生担任。曾经有个现象被议论了好长一段时间,工厂里技校生多的班组,一般是先进班组;技校生人数占优的车间,各方面工作都比别的车间出色。

时光如梭、岁月如流。在离开九冶的几年中,每每有空,每每看见年龄相仿的操作工人,我总会想,我的那帮技校生兄弟现在都还好吗?前几天,一位九冶的好友告诉我,一位九冶技校生又有一项发明专利获得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授权,并带出了多位大学生徒弟。真是为他高兴!当下,一些人难戒浮躁,但我的这帮技校生兄弟身上焕发出的可贵的蓝领精神,让我踏实,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对未来的希望和期许。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初夏时节武功山

下一篇:龙虎山秘境